•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學子之窗 > 才藝舞臺 > 正文
    同心戰“疫”——我在線

    同心戰“疫”——我在線  

     高329班 趙一瑋

    我死了。死在這個因有新型冠狀病毒而顯得格外蕭瑟的冬天。

    我記得剛開始封城不久,漫天飛舞的全是有關病毒的新聞,我被爸媽一再強調,再沒踏出過家門一步,只是經常從窗戶中往外看。

    窗外是熟悉而陌生的景象。那些樹也好,路也好,都是我每天上學要經過的,連樹枝上每年開多少花,路上有多少坑坑洼洼我都清楚,但眼前的這些景象讓我感覺陌生的像是從沒有見過它們。人行道上沒有一個人,水泥路上也沒有之前嘈雜的鳴笛聲,花池旁沒有抬頭仰望的小女孩,沙坑里也沒有玩鬧的孩子。那些以前讓我覺得很吵的嬉笑聲,現在卻讓我很懷念。

    這份懷念像小溪一樣,安靜地在我的內心深處流動,一直到春節后的一個星期天早晨。就像溪水不可避免的要遇到一塊能擊打出浪花的石塊一樣,我發燒了,然后住進了醫院。

    所遇到的除了穿著厚重防護服的醫生、護士外,就是和我有相同境遇的人。思念不可遏制地膨脹了起來,像瀑布一樣,從心底深處,伴著浩大的聲勢,奔騰而下。

    不只是我,醫院的每個人都有這份思念,并且隨著時間的流逝越積越厚重。每天忙得腳不沾地的護士姐姐有,因為她是女兒,有想念的千里之外的親人;穿著厚重防護服、眼底總有著血絲的醫生叔叔有,因為他是丈夫,是父親。

    希望和思念并存,這份希望每個人也都有。得知一個痊愈者出院后,還在醫院的其他人也都希望著冬天趕快走開。我也在希望著,希望不久之后可以和閨蜜一塊去公園,可以像往常一樣騎著車子走在上學的路上,抱怨著數十年如一日的早起,可以回到學校的操場上肆無忌憚地奔跑,可以在出院的那天說一聲“謝謝”。

    不過可惜的是,不夠幸運,我倒下再沒起來,沒來得及實現這些希望。但我還是想感謝。

    感謝,也是我們這些住院的人經常想起的一個詞。我想感謝那些一直幫助我的醫生和護士,他們每天穿著那些光脫下來就需要26個步驟的厚重防護服,還因為它幾個小時連水都喝不上,好不容易拿下口罩臉上卻留了壓痕,他們廢寢忘食只是為了能更好地照顧我們這些連萍水相逢都算不上的人。

    我還想感謝那些加班加點生產醫護用品的工人,感謝那些奔波在路上,希望把東西早一點送到醫院的送貨員,感謝那些即使疫情肆虐也依然保護城市安全的警察叔叔,感謝那些因為疫情而“宅”在家中的人......我想感謝每一個在這場戰役中做出努力的人,是你們的“在線”讓春天加快了步伐到來。

    在與這個世界道別的最后,我還想跟那些因為這個而感到害怕的人說,你看,這么多人在線,這么多顆心相連,這個冬天,沒有什么可怕,這場戰役,我們一定會打贏的。

    感謝......

    “叮鈴鈴——”刺耳的鬧鈴聲響起,我迷迷糊糊的從床上起來,看見窗外枯敗了一個冬天的樹木終于長出了一點嫩芽,點點新綠裝點在空曠灰白的街道上,無端給人帶來一點安慰。???我沒有死,這只是個夢。

    沒有人就樹梢上的綠發表關于新的一年該如何的看法。因為春天還沒有真的到來。不過現在,春天已經不遠了。因為有十四億的“我”在線,有一個“我們”在線,共同站在這沒有硝煙的戰場上,同心共力,在漫長的冬日與時間賽跑,和死神比拼。

    等到不久之后的春天真的到來,我們要一起站在這片有過許多傷痕卻依然散發著無與倫比光輝的土地上,穿過一如既往車水馬龍的城市,再去武漢看一次櫻花!


    真人斗地主_玩真钱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