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學子之窗 > 才藝舞臺 > 正文
    “天”將明媚了

    “天”將明媚了

    高330班 張瑞金

    臘月二十九,天快黑的時候,二姐回來了。身為護士的二姐一年難得回幾次家,這次可是爸媽念叨了很多次才盼回來。我纏著二姐形影不離,一家人臉上的笑容就沒有消失過。飯桌上,二姐嚴肅地給我們說了關于冠狀病毒的嚴重性。住在偏遠的山區,我們才了解了疫情的蔓延過程。

    大年初一,天陰沉沉的。病情還在繼續發展,有些村民也沒當回事,仍像往年一樣到處串門走親戚。在村莊大喇叭的吶喊中,大家才知道了疫情的傳染性,出門的人果然少了,但還能看見有人偷偷摸摸地溜出家門。這時候,村子里的路都被封了,沒有特殊情況不得出村。

    大年初二,天還是沒有一點亮色。二姐走進了村長家。我猜測出二姐的計劃,不禁為她擔心。果不其然,經過村長的同意后,二姐便返回了她所屬的醫院。爸媽雖然嘴上說著“去吧,去吧”,但又怎能不擔心呢?此后,嘴邊常常念叨著二姐,每天一通電話是必不可少的,聽到一聲報平安,懸著的心也就落下了。與此同時,村里的高中生都被召集到了村長家參加了一次特殊的會議,主要是挨家挨戶宣傳這次疫情的嚴重性。宣講的過程中,有些大爺不耐煩,又出去和同伙們搓麻將了。村長大為惱火,直接帶人把麻將桌砸了。軟硬兼施,算是攔住了這些人的腳步。

    大年初四,天又陰沉沉的。這幾天給二姐打電話無人接聽,家里像籠罩了一層灰霧一樣,死氣沉沉。飯菜再可口,也沒了胃口。媽媽時不時就站在家門口,看向遠方,有時一站就是一下午。終于,接到了二姐報平安的電話:“一切安好,不用擔心?!蹦翘旌投阋曨l,看到她臉上被口罩勒出的痕跡,還有她后面幾位蹲在地上打瞌睡的護士姐姐,鼻子一酸。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竟然掉眼淚了!

    大年初五,天有點亮色了。防護工作仍在繼續,村民們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無事絕不出門,每個人都做到了從自己做起,隔絕安全隱患。新聞報道中有關疫情的也有了一些喜人的成績。

    明天會是個什么天?我相信,再大的霧也遮不住太陽,已經陰了好幾天,明天該要明媚了吧!

    真人斗地主_玩真钱的棋牌游戏